• 书库
  • 我的书架
  • 热门排行
  • 阅读记录
  • 您的位置:首页>>玄幻魔法>>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>>第1614章盐的魅影手机阅读

  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:第1614章盐的魅影

    上一章         目录         下一章

   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.8gzw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8gzw.com

        二十名战士每两人作为一组,其中九组操持普通木柄洛阳铲,最强壮的两人则操持金属柄洛阳铲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记住,在坑中操作时,时刻关注挖出的土壤有什么异常变化。我告诉你们,看到挖出的土壤是白花花的,我们就真的找到了盐矿!”杨明志苦口婆心解释一番,新一轮挖掘工作开始。

        别尔斯基被嘈杂声唤醒,这一夜他睡得不好,全然就是那群精力充沛的士兵居然愣是在煤油灯的照明下,挖掘到了凌晨两点!忙到这么晚,非常可惜的并没有找到盐矿。

        司令紧急回去制造新工具,他苏醒后照着工地扫视几眼,揉揉惺忪睡醒,看清了司令已经归来。

        只见司令站在黑黝黝的土坷垃上,背着双手弓着腰,目光直视那最大最深的土坑。

        昨日一整天,挖掘的重点就是针对别尔斯基挖的土坑不停扩展,士兵工作很久,终于掘进到地下四米。为了避免坑内人缺氧,士兵也不停扩大坑的范围,以至于从某种意义上,土炕像是被一枚五百公斤航空炸弹炸出的弹坑!

        别尔斯基股不是吃早饭,他晃悠悠走过去,情不自禁走到司令的身边。

        “报告……报告司令!记者别尔斯基向您报告。”

        “看起来您很疲倦,继续休息我不介意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!我必须努力工作,今天的挖掘工作我不能缺席。我想我应该下到这个坑里,毕竟我是一个开始挖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您先继续观望吧。”杨明志随手指了一下,“新型工具已经投入使用,我们拭目以待。”

        土坑已经有四米深,土质已经是硬化的腐泥,不得不说向下掘进愈发困难了。

        新打造的洛阳铲铲头比较锋利并有轻微内弯,该形状保证能把土壤顺利带出来。

        较坚硬的土壤也有好处,即探洞不会塌陷,更没有渗水迹象。

        开挖仅仅过去二十分钟,洛阳铲已经掘进了两米。士兵没有把铲柄拔出,而是在末端接上备用金属杆,螺旋拧紧后继续向下开凿。

        被挖出的土壤并非杂乱的堆放,杨明志联想到南极冰芯钻探,下令开凿的土壤送到地面,平直的摆放,以供研究。

        普里佩特沼泽,千百年来不停的淤泥堆积,芦苇蒿子秆的腐殖质越积越厚,它们一层压一层逐渐煤化,并将地面的宝贝掩藏。

        掘进的洛阳铲仿佛打开了时空之门,经过不停开凿一个小时,它已经向下掘进了十三米,取出的土壤已经不能称之为土壤了。

        这些黑色物质有点像煤,其中有着更多的盐晶体颗粒。

        将洛阳铲从十三米深的探洞拔出了,已经是比较费劲的工作!因为金属柄就长达十三米,它已经非常沉重!

        杨明志这次没有拦着别尔斯基,他又着急了五名战士。土坑里有合计八人,他们的任务就是把金属柄拔出来。

        继续掘进愈发艰难,每一次开凿于拔出,人们都付出很大汗水。

        时间到了上午十点半,掘进已经是十七米,若加上土坑本来的深度,就是二十一米深了。

        如此深的探坑,挖出来的还是混有大量盐晶体的坚硬泥巴,柱状的硬质土壤平摊地面,仿佛一只巨大蚯蚓留下的粪便。

        杨明志表面不说,内心焦急万分。

        关键是这种时候,安东诺夫居然一副遗憾模样:“可能,这里没有那种巨大盐矿,只有一些吸收大量盐分的土壤。即便如此,我们挖到了含盐土壤,我们已经取得成功?”

        “不!没有挖到盐矿,没有看见白花花的盐,我们都不算成功!”

        说罢,杨明志对坑内吼道:“同志们!继续往下凿,不要气馁!你们把所有的铲柄都接上,挖到最深处,无论有没有盐矿,你们每人都将得到一瓶烈酒作为奖励!”

        酒精,还有比这更好的奖励吗?如果还有,那就是优质卷烟了。

        伏特加的许诺带给他们强烈的精神动力,浑身是汗的士兵继续操持起长度骇人的洛阳铲。

        继续往下掘进有了新的困难,即拔出铲子时,铲柄不得不临时拧开。为了避免铲头掉入探洞,拧开铲柄时,还要有人使劲攥着。

        如此这般,每向下掘进二十厘米,前后要折腾近乎十分钟。

        时间逐渐到了中午,烤土豆的香味弥漫在偌大的工地。

        数以千计的军人好奇的聚集在这土坑周围,另有大量盖房子的难民,受好奇心的驱使,兴致勃勃跑来围观。

        杨明志无所谓众多人员聚集,他看着一枚烤土豆,继续监督着挖掘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真是累死我了,沼泽之下居然是坚硬的,真是不可思议。”汗流浃背的别尔斯基不住地抱怨。

        一名士兵顺势调侃:“我听说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岩石上,岩石之下就是滚烫的岩浆。如果我们的铲子足够长,我们可以挖到岩石,继续挖掘就能制造一座火山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算了吧!谢苗,你的想象力非常丰富。与其挖到岩石,我看我们得先挖出地下水。”

        “地下水?真是奇怪,二十米深还挖不出地下水,我们挖掘的地方真是太奇怪了。这里……真的算是沼泽地的一部分?”

        别尔斯基愈发的觉得自己知识匮乏,或许在大学时学习的是地质,地下到底有否盐矿,马上就能断定。只可惜,游击共和国根本没有这种人才,只能依靠司令的新工具探索。

        在吃了简单的午餐后,挖掘工作继续。

        别尔斯基已经顾不上形象,为了荣誉,以及为了满足好奇心,他脱掉上衣继续工作。

        “预备!凿!”

        “预备!凿!”

        他喊着口号,八人合力已经不知道遭了多少下。经过一上午开凿,他再一次断定,铲子又凿了一管坚硬土壤。在费力拔出铲头,土壤和上午开凿的如出一辙,依然是硬质腐泥于盐晶混合。

        “来,我们继续!”

        他俨然一副劳动队长的姿态,一直监督的杨明志甚至有些于心不忍,坑里的人们一副玩命模样,自己就瞪着双眼看着?

        铲柄再一次拼接好,八个金属柄全部用上,如果还挖不出盐怎么办?杨明志估摸着只能暂停操作,保持探洞的同时,再令兵工厂继续制造金属柄。还是应了老毛子的谚语:大棒一扫横扫千军,如若不行大棒加粗。

        “我就不信了,我向下勘探五十米还找不到盐矿?如果还不行,那就一百米!就是挖出古生物化石也不枉我这番忙活!”

        说实话,杨明志已经有些不抱希望了。作为司令,许下的诺言还是要旅行了,他点了点头嘱咐道:“同志们,你们八个人继续挖,我去给指挥部发个电报,给你们准备八瓶伏特加!”

        杨明志转身离开,坑里八人兴奋异常,围观的战士议论纷纷,不少人针对伏特加的事调侃起来。

        又是新的一轮开凿,别尔斯基已经从记者变成了优秀的“勘探高手”。

        “同志们准备好!预备!凿!”

    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八节长的超长铲柄之洛阳铲,明显的凿到了奇葩物件。是的,别尔斯基知道自己凿到了东西,开凿的手感和之前的上百次完全不同。

        就好比都是肉食,鸡肉和牛肉的口感差别实在惊人。

        八个人都感觉凿到了特别的东西,那是一种有些偏软的感觉,却也不是凿到软绵绵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“我的上帝啊,是不是我们终于凿到盐矿了?”一名士兵的猜测立刻引得别尔斯基急躁万分。

        “快!快把这该死的铲子头拔出了,让我们看看是不是该死的白花花的盐!”

        别尔斯基一声令下,八人合力拔铲子。

        他们的手法已经锻炼得异常麻利,金属柄一节节宁可,最后一节终于拔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奇迹,该来的时候它没有缺席。

        铲子被拔出来了,坑内八人看到铲子里白色的东西,不禁全身发抖。

        别尔斯基感觉自己的心率因为激动已经奔上一百二,他努力压制着激动,伸出满是泥巴的右手,随意扣下铲子里的白色晶体放入口中。顿时,一股难以忍受的齁咸贯彻全身,整个人为之一震。

        他如同失去意识般瘫坐在地,吓得数百围观士兵以为他吃了毒药,顿时对铲子里的东西产生怀疑。

        别尔斯基!他完全没事!

        突然间,一声惊天怒吼从土坑中传来:“盐矿!我们挖到盐矿啦!”

        整个人群沸腾了,尤其是铲头连同里面的东西拿上来,经过二十多人的过目以及品尝,齁咸的感觉惊动每一个品尝着。证人实在太多,整个工地很快陷入骚动。

        杨明志那边刚刚给指挥部发去电报,就听到矿场的剧烈骚动,仔细去听,剧烈的嘈杂声中混有太多的“乌拉”。

        “啊!他们成功了?!”

        杨明志疯狂的跑去,挤过人群,一脸慌张的站到土坑边。

        别尔斯基浑身颤抖着献上那支铲子:“司令……司令同志!我们都验证过了,在场的同志们都是证人。我们……我们可以肯定,这是盐!我们成功了!”

        捧着一铲子盐,杨明志却没有丝毫狂喜。仿佛一切都是命中注定,从发现含盐土壤的时候,只要继续挖掘就能挖到盐矿,这一切都是必然的,只不过是挖掘深度的问题罢了。

        但杨明志还要进一步验证。

        新一轮挖掘开始了,经过十分钟,又一管白花花的盐被凿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杨明志的额头满是汗水,即便他相当淡定,整个工地陷入沸腾,他终究被这种气势所感染。

        菲奥多洛夫和安东诺夫闻讯赶来,在癫狂中向杨明志报喜。

        经过鸣枪示警,骚动终于安静下来,不过广大的士兵,他们的表情依然是狂喜。

        这种喜悦当然是要利用的,杨明志挺直身子,大声吼道:“同志们!我们的工地就在一座巨大的矿山之上。二十六米!向下挖掘二十六米,我们就能开始挖出巨大盐块!去挖地吧!我们要在这里建立一个巨大的矿坑!”

        好似喜鹊飞进社棠,完全处于亢奋的杨明志亲写好一份电报,火速传到了铁匠村的指挥部,顿时,整个游击共和国振奋了。

        萨林奇金、柳得巴廖夫、耶夫洛夫、福明,还有大量的参谋员及机关工作人员。工地现场挖出了白花花的盐,好消息传到各个集体农庄,高音喇叭当即面前军民展开宣传。

        盐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,但盐一度是非常珍贵的,直到上级空投了一批食盐,游击共和国的用盐压力得到显著缓解。

        即便如此,食盐的配给制也针对军民进行详细分类,那些不进行高强度劳作者,因不会大肆出汗,每周分的的盐数量奇少。很显然,如若盐的供应稳定,所有人理论上完全能吃盐吃到吐。

        大部分的平民对挖盐的事知之甚少,指挥部知晓的也不多。

        因为事态重大,萨林奇金临时起意——去工地亲自考察。

        一辆吉普车在曲折的土路狂奔,萨林奇金面色兴奋,他和柳得巴廖夫同程一辆车,此行就是要亲自品尝一下,所谓“地下巨大岩盐矿”的齁咸滋味。

        对于杨明志,他已经没工夫去考虑电报发出去后会有何回应,既然那两个男人要来,就让他们来好了。

        即便是几天后要召开的会议,都没有盐矿的事更为重要。

        洛阳铲在挖到盐后,遂继续开凿,根据铲头形状,挖出的岩盐柱竟超过了十个。

        所有岩盐柱在杨明志授意下拼接在一处,总长度达到190。这说明,地下盐矿的矿层至少超过两米,因为洛阳铲还在继续凿出岩盐柱,矿层究竟有多深,恐怕只有战争结束后才能真的探究明白。

        盐的密度是水的2.1倍,也就是说一立方米的盐足有2.1吨。

        杨明志对地质学有一点点的了解,考虑到这工地的附近就是硫磺矿场,显然盐矿的形成一定和那个硫磺矿有关系。

        白俄罗斯这片区域,在久远的史前是一片浅海,沧海桑田的变迁浅海干涸,盐分被新的土层覆盖。

        因为地质活动,普里佩特沼泽的地下出现一个热源隆起,隆起的盐城顺手带起了深埋地下的岩层。该热源隆起改变了地下水的水结构,以至于在盐矿所在的核心区是没有地下水,然其周边区域,只要打一口深井,涌出的地下水就是带有咸味。

        硫磺矿场附近的部分区域能挖出卤水,这根本就不该成为秘密!却因为矿场区曾经渺无人烟,即便有人定居了,此地地表径流到处都是,根本无需挖井就有用不完的水,何况还有硫磺矿附近涌出的温泉。

        假若数个月前,游击共和国有组织在硫磺矿场附近组织大规模挖井行动,地下有盐的秘密也不会现在才发现。

    八哥中文网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,请收藏八哥中文网(www.8gzw.com)。

    上一章         目录         下一章
    相关书籍推荐
    申明: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,小说《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》文字、目录、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  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第1614章盐的魅影 Copyright 八哥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.